手机版
您的当前位置: 我爱小故事网 > 故事大全 > 现代故事 > 考研故事 > “池上碧苔三四点,叶底黄鹂一两声。”晏殊《破阵子》原文翻译与赏析

“池上碧苔三四点,叶底黄鹂一两声。”晏殊《破阵子》原文翻译与赏析

来源:考研故事 时间:2018-04-23 点击: 推荐访问:晏殊破阵子原文及翻译

【原文】

  燕子来时新社,梨花落后清明。池上碧苔三四点,叶底黄鹂一两声。日长飞絮轻。

  巧笑东邻女伴,采桑径里逢迎。疑怪昨宵春梦好,原是今朝斗草赢。笑从双脸生。


【译文】

  燕子飞来正赶上社祭之时,清明节后梨花纷飞。几片碧苔点缀着池中清水,黄鹂的歌声萦绕着树上枝叶,只见那柳絮飘飞。

  在采桑的路上邂逅巧笑着的东邻女伴。怪不得我昨晚做了个春宵美梦,原来它是预兆我今天斗草获得胜利啊!不由得脸颊上也浮现出了笑意。


【赏析一】

  本词描绘了一幅优美的春景图,并重点用白描的手法,展现一个美丽、清纯、青春、活泼、浪漫的农家少女的生活片断。作品用词精巧,画面生动,耐人寻味。其精练的叙述的笔调在古词最为难得。

  词的上阕着力刻画自然景物,为下阕写人物提供活动的舞台和背景。作者先是交待时间,并将之与写景糅合到一块,这不能不说是作者的匠心所在。燕子飞舞,啁啾鸣叫,梨花飘落,一地洁白,正是清明之后,春社之时。

  满眼春光,盈耳妙音,作者不可能在词中过多描摹,只能取其几点最动人处加以展示,以点带面,写出春之灿烂。

  池上青苔点缀,叶底黄鹂弄音,满街飞絮飘扬……而春日渐长,正好可以尽情享受美好春景。

  整个上阕不仅写景唯美,而且形式整齐雅致,音韵和谐,前四句是两个极为工整优美的对偶句。构图动静结合(有飞燕、落花、青苔、黄鹂、飞絮),清新飘逸。

  作者在极力渲染春景之后,终于在下阕将人物引上舞台,而词中对于这位上场的美丽少女——“东邻女伴”的刻画只是重点写了她的笑。

  这位女子一出场,便是巧笑嫣然。她在采桑路上与他人相逢,便有人问她笑容满面、喜不自胜的原因,并开玩笑似地推断她是因为昨晚了做了一场春梦,今晨醒来仍是回味无穷。

  女子娇嗔的辩解,真的不是那样,自己的笑只是因为早上斗草赢了,但也因对方的戏谑而脸飞红云,如是,更添娇美。

  “笑从双脸生”之句非常传神,“从……生”写出了笑容渐展之态,如同让人看到花开的过程。

  词中虽未对少女之美着一字,但可以想象,能让作者倾力描写的,定是一位清纯、靓丽的农家少女,下阕暗示出的人美与上阕所写的景美相映生辉,相得益彰。

  在艺术手法上,下阕的叙述笔调在古词中极少见,因为它会受到词的篇幅所限,难以把握。本词中短短几句,却叙事精到,绝无减省之感。同时词中只写了少女的笑,给读者留下了丰富的想象空间,让读者在阅读时的再创造为该词增色,而任何对少女美的刻画都会是对读者想象的限制。所以,笔者认为,词的下阕在古词中堪称精品。

破阵子


【赏析二】

  这首词,小题为“春景”,但两片所写不同,上片写景物之美,下片写少女之乐。前后层次,极为分明,然而又有紧密的内在联系。

  燕子来时新社,梨花落后清明。

  在这一对偶句中,先点出“新社”,后点出“清明”,交代出节令时序。并以最富有季节的景物“燕子”,“梨花”分别加以点缀。又用“来”、“落”二字写出景物的动态。有此一笔,那体态轻盈。呢喃作语的春燕,展翅飞来了;而那雪白的梨花,却因节气已过,飘飘摇摇,纷纷落去了。一幅暮春景物图已经浮现出来。在这里,诗人抛却了见落花而伤春的旧习,词调是健康的,画面是明丽的。“新社”、“清明”是古代诗词经常写及的节日。

  “新社”,既“春社”。古时春秋两次祭祀土神的日子称为社日,一般在立春后第五个戊日为春社,立秋后第五个戊日为“秋社。古代描写社日的诗句很多,最著名的当属陆游的《游山西村》,诗曰:”莫笑农家腊酒浑,丰年留客足鸡豚。山重水复疑无路,柳暗花明又一村。萧鼓追随春社近,衣冠简朴古风存。从今若许闲乘月,拄杖无时夜叩门。“如把诗文的描述作为春社节日的生活背景,那么,对于”燕子来时新社“,就会有更多的联想,更深的理解。

  ”清明“是踏青扫墓的日子,按《岁时百问》的说法:”万物生长此时,皆清洁而明净。故谓之清明。“它的历史绵远,诗作很多。前面俺提到的杜牧《清明》绝句,所写的是”杏花“,而晏殊在这里写的确是”梨花“。以花信而言,杏花早于梨花,北方较寒,故清明时节杏花方盛;南方较暖,故清明时节梨花已落。这说明两者所写地区不同,故景物各异。

  池上碧苔三四点,叶底黄鹂一两声,日长飞絮轻。

  这三句分写三景,先写池边,次写树上,后写空中,一笔一景,或静或动,有声有色,流宕自然,清丽可爱,可谓风韵独具,妙语天成。”三四点“言其少而小,手法有似杜甫的”点溪荷叶叠青钱“;”一两声“,则言其早而少,则近似杜甫的”两个黄鹂鸣翠柳“。第三句”日长“,不只是说立春之后白昼渐长,而且点出日照充足,无风无雨,故而才接得上”飞絮轻“三字。所谓”絮“,既柳絮,也叫柳绵、杨花。所谓”轻“,不是说柳絮了无轻重,而是形容它在晴天丽日之下,悠悠而飞,轻轻而飘的景态。

  此词下片写人,与上片一样,笔调亦爽利明净。

  巧笑东邻女伴,采桑径里逢迎。

  ”巧笑“,语出《诗经·卫风·硕人》:”巧笑倩兮,美目盼兮。“形容女子美好的笑容。这两个字虽然仅是简洁的肖像描写,但却生动地反映出那些少女美丽的风姿。她们成群结伴,迎着明媚的春光,走进幽静的桑园小路,彼此相迎,一起欢快地采桑叶,词的最后三句由上两句顺承而来:

  疑怪昨宵春梦好,元是今朝斗草赢,笑从双脸生。

  这里连同上两句画出了一幅农村风俗画,具有十分浓厚的生活气息。语言晓畅自然,纯用白描手法。”疑怪“、”元是“逼真地点出了少女斗草赢了之后,那种奇妙的心理状态。”斗草“既斗百草,是古代用草做比赛的一种游戏。白居易《观儿戏》诗曰:”弄尘或斗草,尽日乐嬉嬉。“大概这种游戏颇为有趣。那些采桑女,斗赢了的满心欢喜,忽然天真地讲起运气来,难怪昨夜做了个好梦,原来是今儿个斗草赢的好兆头。于是她笑了,笑的那么天真那么美——韵味不绝,情趣无限。她们的音容情貌,在诗人的笔下写的栩栩如生,似见其人,如闻其声。


【赏析三】

  在《珠玉词》中,这是一首清新活泼的作品,具有淳朴的乡间泥土气息。上阕写自然景物。”燕子“、”梨花“、”碧苔“、”黄鹂“、”飞絮“,众多意象秀美明丽,足见春色之娇人。下阕写人物。”巧笑“已闻其声,见其容;”逢迎“更察其色,观其形。”疑怪“两句通过观察者心理活动,用虚笔再现”女伴“的生活细节,将村姑的天真可爱一笔点到,与上阕生气盎然的春光形成十分和谐的画面美与情韵美。”笑从双脸生“一句特写,收束全篇。

  此词通过清明时节的一个生活片断,反映出少女身上显示的青春活力,充满着一种欢乐的气氛。全词纯用白描,笔调活泼,风格朴实,形象生动,展示了少女的纯洁心灵。二十四节气,春分连接清明,正是一年春光最堪留恋的时节。春已中分,新燕将至,此时恰值社日也将到来,古人称燕子为社燕,以为它常是春社来,秋社去。词人所说的新社,指的即是春社了。那时每年有春秋两个社日,而尤重春社,邻里聚会,酒食分餐,赛会欢腾,极一时一地之盛。闺中少女,也”放“了”假“,正所谓”问知社日停针线“,连女红也是可以放下的,呼姊唤妹,门外游玩。词篇开头一句,其精神全在于此。

  按民族”花历“,又有二十四番花信风,自小寒至谷雨,每五日为一花信,每节应三信有三芳开放;按春分节的三信,正是海棠花、梨花、木兰花。梨花落后,清明在望。词人写时序风物,一丝不苟。当此季节,气息芳润,池畔苔生鲜翠,林丛鹂啭清音。春光已是苒苒而近晚了,神情更在言外。清明的花信三番又应在何处?那就是桐花、麦花与柳花。所以词人接着写的就是”日长飞絮轻“。古有诗云:”落尽海棠飞尽絮,困人天气日初长“,可以合看。文学评论家于此必曰:写景状物!而不知时序推迁,触人思绪也。

  当此良辰佳节之际,则有二少女,出现于词人笔下:在采桑的路上,她们正好遇着;一见面,西邻女就问东邻女:”你怎么今天这么高兴?夜里做了什么好梦了吧!快说来听听!“东邻笑道:”莫胡说!人家刚才和她们斗草来着,得了彩头呢!“”笑从双脸生“五字,再难另找一句更好的写少女笑吟吟的句子来替换。何谓双脸?盖脸本从眼际得义,而非后人混指”嘴巴“也。故此词,美在情景,其用笔明丽清婉,秀润无伦,而别无奇特可寻之迹;迨至末句,收足全篇,神理尽出,天时人事,物态心情,全归于此。

破阵子


【赏析四】

  婉约派词人晏殊的这首《破阵子·燕子来时新社》是《珠玉词》中最具有淳朴乡间泥土芬芳的一首清新活泼的作品。此词以轻淡的写生之笔,通过描写清明时节的一个生活片断,反映出少女身上显示的青春活力,充满着一种情趣盎然、欢乐喜庆的气氛。全词纯用白描,笔调活泼,风格朴实,形象生动,展示了少女的天真纯洁心灵。

  上片写院中之景,情景交融,清新活泼;点明季节,带出节日。”燕子来时新社,梨花落后清明。池上碧苔三四点,叶底黄鹂一两声,日长飞絮轻。“一年当中的二十四个节气,其中惟有清明是以节日的形式出现的。人们喜欢清明节,喜欢清明时节美好的风清物宜,也欣赏清明节丰富的内涵。”燕子“首两句点名季节时序:”春分后十五日则清明“,这期间正是阳春三月,万物竞发,春意盎然,草长莺飞,社燕归来;”和风吹柳绿,细雨润花红“;梨花木兰花落后,便是清明;”佳节清明桃李笑,雨足郊原草木柔“;春社中聚宴赛会更是欢腾。”池上“三句用对偶句描绘出幽静庭院中春意盎然的景象:气息芳润天转暖,满园春色,渌波荡漾。池畔苔生鲜翠,疏疏落落三四点;高树叶底藏莺,婉转空音一两声。这两句,似曾相识。杜甫在《蜀相》中写道”映阶碧草自春色,隔叶黄鹂空好音。“但是,杜甫写黄鹂是以动衬静的笔法,用黄鹂鸟的叫声反衬出诸葛亮祠堂周围的寂寥冷落,寄托着诗人对诸葛亮身后凄凉的哀叹和同情;亟盼良相贤才平叛定国,抒发了报国无门的无奈与悲愤之情。同时也有物是人非、历史沧桑的感慨。而本词晏殊却以黄鹂鸟的叫声衬托出院中的幽静,写出了春光的美好,抒发了热爱春光、欢快自在的心情。”三四点“、”一两声“或为实写,却更透出庭院中的幽静与主人公神情的闲适。”日长飞絮轻“句写:春风频送暖,人天共步缓,更见柳絮轻飞日渐长。正如古诗”落尽海棠飞尽絮,困人天气日初长“所云。上片通过”燕子“、”梨花“、”碧苔“、”黄鹏“、”飞絮“等众多意象,传神地描绘出生动鲜活、明媚秀润的娇人春色,表达了作者轻松愉悦的心情,一改传统诗词中伤春惜时的老套。描写时序风物,一丝不苟;状写春光荏苒、时序推迁,触人思绪,神情更在言外。

  下片写郊游之人,天真可爱、纯洁无瑕;感情纯真,文笔生动。”巧笑东邻女伴,采桑径里逢迎。疑怪昨宵春梦好,原是今朝斗草赢,笑从双脸生。“下片是人物的特写:两位邻家少女在桑田小路相逢了,她们喜笑颜开在说着什么。东邻女伴笑眯眯地喧声道:刚才和她们斗草时,我赢得了彩头啦!难怪我昨晚做了那么一个春宵好梦,今天灵验了!……你看她,满面春色藏不住,双颊上飞动着笑容。这是以个体概全整体之法,渲写春游之况:当此良辰佳节之际,闺中长妇、少女换了薄装,停了针线,呼唤相邀郊游踏青。这便是杜甫·《丽人行》中”三月三日天气新,长安水边多丽人。态浓意远淑且真,肌理细腻骨肉匀。绣罗衣裳照暮春,蹙金孔雀银麒麟。……“和柳宗元《与许京兆书》中写道:”田野道路,士女遍满“清明时节的郊游踏青景况。时隔两百多年后的宋时盛景可能更胜于此。这有宋人吴维信的《清明诗》佐证:”梨花风起正清明,游子寻春半出城。日暮笙歌收拾去,万株杨柳属流莺。……“”巧笑“,写出东家姑娘笑眯眯地聪明而调皮的神气。”疑怪“两句通过心理活动的观察,用虚笔再现”女伴“的生活细节,将东家少女的天真可爱一笔点到,与上片生气盎然的春光形成十分和谐的画面美与情韵美。”笑从双脸生“,用白描手法,从心理层面将少女的笑写得自然天真,绾合换头”巧笑“语意,并以此特写之句收束全篇春光无限之旨。”巧笑“已闻其声,见其容;”逢迎“更察其色,观其形。两个”笑“字,一写笑容晏晏之美,一写笑挂双颊之盛。通过两个”笑“字,从心理及情态两方面的描绘出了一个美丽清纯、活泼天真、浪漫、充满青春活力春游少女明快快乐、情趣盎然的形象,巧妙地揭示了人物纯洁无瑕的精神世界。

  词人将人物安排在一个特定时间、特定坏境中,就已经使读者感到春气的融合与春景的绚烂,仿佛置身在暖洋洋的春光中,看到燕子飞翔、梨花飘落一样了。长期处于封建礼教压迫下、禁闭于深幽闺阁中的少女长妇们,能一时的得到解放,走向园林,走向大地原野的怀抱,她们对于春天的美好而新鲜的感觉、对于暂时的精神解放后轻松愉快的心情,是今天的人们难以想像、难以体会的。《牡丹亭》中杜丽娘游园时,曾以充满惊喜的口吻开场道:”不到园林,怎知春色如许“就是这个因由。此词表现了暮春风光更为绚烂。”笑从双脸生“五字,再难另找一句更好的写少女笑吟吟的句子来替换。故此词,状美情景,其用笔明丽清婉,秀润无伦,而别无奇特可寻之迹;迨至末句,收足全篇,神理尽出,天时人事,物态心情,全归于此。该词下片历来备受推崇,许昂霄·《词综偶评》中评说”疑怪“三句:”如闻香口,如见冶容。“

  全词浑成优美,音节浏亮,意境清秀,场面轻快,洋溢着诱人的青春魅力。尤其上下片的构思,景与人对应着写,将春天的生命写活了。其中巧笑的东邻女伴,仿佛春天的女神,给人间带来生气、美丽与活力。


【赏析五】

  晏殊的这首《破阵子”春景》的可贵之处,在于它触及到了其他词曲家很少触及的“少女题材”,完美地塑造了明快活泼、天真纯洁的青春美少女形象。笔者以为,抒写少女的“美”,主要是通过下片的两处“笑”来描画的,词人运用灵动细腻的笔触,真正把读者带到了“此中有人,呼之欲出”的艺术境地。现结合词的下片加以赏析。

  词的下片是写人――写充满青春活力的少女。然而,最先出场的却不是人,而是少女那天真的“巧笑”。为什么呢?因为下面有“采桑径里逢迎”一句,说明少女身处“桑径”,诗人是远距离观察,难以相见,显然,这里的“巧笑”应是听觉所感,是“笑声”。这笑声与上片勾勒出的背景,在色调与气氛上非常和谐。这一“笑”,使画面顿时活跃起来,就像平静的湖面荡起了层层涟漪,这笑声划破幽静的春天的田野,使人感到一种生活的欢悦与温馨。人虽未到,声却先闻,这会使我们极易联想到《林黛玉进贾府》中王熙凤的精彩登场,二者确有异曲同工之妙。也很容易使人联想到京剧中人物的出场,颇有人物躲在幕后先唱两句才与观众见面的味道。不过,这词里的少女并非故意躲在幕后,确实是隐在“采桑径”里,自然不会“露面”的。看来,词人之所以知道她们是“东邻女伴”,是从她们的笑声中听出来的。“采桑径”一句,不仅交待了“女伴”的身份――采桑女,而且还引出了下面的对话,这对话也是在“采桑径”里说的。“疑怪昨宵春梦好,元是今朝斗草赢”。两句对话写得轻灵又活泼,既有个性,又符合少女的心境和情态。它写出梦境美好,可以令人欢笑,而斗草获胜,则更加值得放声大笑(情不自禁的发自肺腑的)。这两句的确写出了少女们那种稚气而纯真的性情,写出了她们丰富的内心活动。对话过后,美女才从“采桑径”里走出与词人、与观众会面――真是“千呼万唤始出来”呀。观众见到的是:“笑从双脸生。”这个“笑”字,才是笑容。因为这个“笑”是从“双脸”上看出来的。

  由此看来,词中前面的“巧笑”与后面的“笑”字,含义有别,前者为“笑声”,是听觉所感;后者为“笑容”,是视听所感。惟其如此,才能避免重复之嫌,才能多角度、多层面地展现人物的风姿。词中的两处“笑”,尽现青春少女之美,真是点睛之笔啊。

扩展阅读文章

我爱小故事网 http://www.4000520800.com

Copyright © 2002-2018 . 我爱小故事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1356960号
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