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版
您的当前位置: 我爱小故事网 > 作文大全 > 写作指导 > 话题 > [武则天的一生]武则天一生所跨越和影响的唐朝时尚流行史

[武则天的一生]武则天一生所跨越和影响的唐朝时尚流行史

来源:话题 时间:2018-10-12 点击:

【www.4000520800.com--话题】

  最近的热播剧《武媚娘传奇》重新引起了大家对于唐代时尚的关注,剧中华丽的服饰、高耸复杂的发饰,以及性感的坦胸装,都成为热议甚至争论的话题,到底这些元素是否反映了唐代的实际情况?其实并不能用一个简单的答案来回答。

  我们对于中国古代服饰的印象,往往停留在一成不变的脸谱式概念,简单地认为唐代以肥为美、宋代清雅纤细,但其实古时流行变化的速度并不输今日,甚至三五年便会有所改变。

  自入宫到退位,武则天一生历经初唐至盛唐近七十年,这一段时间的宫廷服饰,随着整体国力、经济、风气,甚至气候各种因素的变化,不管是从审美、妆发、服装到面料、纹样,都发生了巨大的改变。

  武后的一生其实本是一个挺好展现流行变迁的题材,另外,作为一位最终登上帝国政治顶端的女性,武后不仅对当时各种有政治意味的服装制度进行改革、创新,她自身对于改变当世时尚也有强大的能量,撇开影视剧不谈,不妨来看看武后一生所跨越和影响的唐朝流行史。

武则天

网络配图

  1、纤细保守的旧朝遗韵

  武则天生于武德七年(624年),贞观十一年(637年)十四岁时入宫,在当了十二年才人之后,随没有子女的嫔妃们一起入感业寺为尼。

  贞观距唐代开国不远,女装风格尚与北朝后期、隋类似,崇尚纤细的身形,并相对保守,此时武才人眼中的宫中嫔妃,大约多梳着高髻,身穿大袖襦衫,束着裙腰极高的长裙;而作为身份较一般的女性,则可能更多穿着窄袖衫子和间裙,发型则以鬟髻为主。

  由上图我们可以看出“红衫窄裹小撷臂”,上衣多为交领或圆领襦衫,日常一般穿着窄袖短衫子,不管窄袖广袖,领口相交的位置都很高,此时裙腰位置也极高,甚至束至胸上腋下,几近领口,有时会在腰间加束一条腰裙,并大量使用北朝以来即已流行的肩带裙,裙摆宽阔拖地,所以宫女、婢女在室外行走或劳作时,还会在腰胯部束带,将裙摆收拢高便于行事,露出裙内所穿的条纹袴。

  裙色则以红绿、红蓝、红白、红黄的宽长条间色为多,可称为“间裙”或“间彩裙”。

  当时的普通发型仍有浓郁隋风,鬓发收拢服帖,头顶则以低矮的层叠盘绕型发髻为主,或盘绕成单髻,或带鬟双髻,但有一种挽发收拢至脑后,自下翻转而上成的高髻也开始出现,或即文献所称的“唐武德中,宫中梳半翻髻”,这种高髻自出现以来很快自上而下流行至民间,皇甫德就曾经向唐太宗上书批评过宫中所起的这种不良带头作用,“俗尚高髻,是宫中所化也”,太宗听后耍性子怒曰:“此人欲使宫人无发,乃称其意!”这种发型还一直延续到盛唐以后,成为唐代女性发型中地位较高的一种。

  唐初服饰上的保守,除了领口、裙腰较高以外,还体现在妇女出行的遮蔽上,当时的宫人、王公之家的贵妇不仅平时遵守礼教,衣装严裹,出行乘马时,也须头戴一种障面蔽尘之巾“幂离”,全身上下档得严严实实的,“全身障蔽,不欲途路窥之”。

  2、步入开放的高宗朝

  唐高宗永徽二年(651年),武则天再度入宫,之后被封为二品昭仪,一步步确立自己在宫中的地位,登上皇后之位。

  这时唐代女装的风格也悄然开始发生了变化,崇尚的身形从纤细瘦弱转为更加挺拔,风气也渐开放。

  这一段时间京畿周边王公贵族墓葬的考古材料极其丰富,尤其是陪葬昭陵的韦贵妃、燕妃墓,以及新城长公主、房陵大长公主等墓葬的陆续发现,为了解当时宫中流行提供了大量直接的材料,上衣领口转为以圆领式为主,领襟镶细边,对襟处或上翘成小尖,有时以若干扣袢系合。除了最常见的对襟外,还有不少圆领交襟的实例。

武则天

网络配图

  长袖衫子之外多再套一件短袖衫,袖口和衣缘有时装饰一条较宽的花锦边,以初唐流行的联珠纹或宝花为主。

  短袖衫下摆常常不束在裙内,甚至只系合第一枚扣袢,而下摆打开。

  帔子大多从后往前搭垂,也开始出现一端掖于裙腰,从左肩往后绕至右肩,垂至胸前的披法。

  间色裙条纹则变为更加细密,相比于初唐位置极高的裙腰,此时开始略往下移至胸,露乳的程度增大,但依然紧束,下摆宽阔,对于唐代前期这种紧束胸腰的细腰审美倾向,初唐诗文中也常可见描绘。

  如当时僧人法宣《和赵王观妓》中的“城中画广黛,宫里束纤腰”,刘希夷《公子行》“愿作轻罗着细腰”所赞誉的一样。

  发髻的种类和形态变得更为丰富,主流发型按照束法有两大类,均包括单、双两式:除了发展得更加饱满高大的半翻髻外,各种各样的鬟髻也大为流行,小者如指,大者如拳,长者似角;还有的余发不回绕成环,随意垂下。

  宫廷贵妇还有更加夸张的鬟髻,环径加倍扩大,成为醒目的左右两大鬟,也是舞女的常用表演发型。

武则天

网络配图

  妆面以淡妆为主,略有胭脂腮红,同时,在唇两侧点假靥,眉心画花钿,面颊两侧画月牙形斜红的华丽版妆面也已经形成,在贵妇和舞乐伎中可见使用。

  首饰使用不多,大多仅在髻鬟的基部用钗固定,或在半翻髻侧插簪一二,珍珠宝石项链、臂钏也见诸使用,此时妇女出行逐渐抛弃障蔽全身的幂离,而只在帽沿缀一圈薄纱遮挡的帷帽,薄纱还逐渐缩短,“施裙到颈,渐为浅露”。

  高宗在显庆、龙朔、咸亨年间几次下敕禁断,认为“衢路之间,岂可全无障蔽”,”过于轻率,深失礼容,自今已后,勿使如此”。

  咸亨二年下葬的燕妃墓壁画中,便有手持帷帽的宫人,裙纱甚长,可见宫中当时一定程度上还是遵守了敕令的规范。

  但“旋又仍旧”,我们现在可以见到的初唐帷帽形象几乎都只“施裙到颈”,开放的风气似乎要开始一发不可收拾,而幂离逐渐消失、帷帽裙纱缩短这件事,甚至被《新唐书》定性为“妇人预事之象”,记录在了《五行志·服妖》中。

本文来源:http://www.4000520800.com/zw/151566/

扩展阅读文章

我爱小故事网 http://www.4000520800.com

Copyright © 2002-2018 . 我爱小故事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1356960号

Top